周恩来重病期间一次鲜为人知的悼念活动,他感到了痛失手足般的悲伤

时间:2019-07-19 来源:www.64casas.com

网上澳门赌场网址

  1975年开年,重病的周恩来得到了李富春去世的噩耗,这位曾经与在法国并肩战斗的“春弟”竟在走在了他的前头,令他万分悲痛。他不顾医生的劝阻,一定要亲自到北京医院向李富春遗体告别。

  e368a482f7b6421ebebc579b685a91bc

  李富春不仅是我党杰出的领导人,也是新中国经济工作奠基者之一,建国后一直是周恩来的左膀右臂,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一职长达21年,九大曾当选为政治局常委。他也是中国妇联主席蔡畅的丈夫,这位出生1900年的湖南籍的革命者,在1975年1月9日凌晨于北京医院与世长辞。众所周知,1975年1月13日便是全国四届人大开幕的日子,他与夫人蔡畅已经内定为新一届人大副委员长,风雨之后的彩虹眼见就要到来之际,他却被病魔夺走了生命。

  在李富春住院期间,因为新的政治使命在向这对革命伴侣招手,他们的情绪是“文革“以来最为愉快最有希望的一段时光。他们在医院谈论四届人大的人选,谈论着出院以后为党再干哪些工作,特别是对邓小平将接任中国领导的重任感到欢欣鼓舞。

  说起邓小平,他们夫妇格外话多,因为他们1923年在法国结婚时,19岁的邓小平就是他们的证婚人。因为这层关系,让他们两家亲近许多,政治运动中,自然也就命运相连,受到不公的待遇。

  1月8日晚上蔡畅因为感冒没有去医院,在家和丈夫通了电话,说一切都很好,病情比较稳定。可没有想到仅仅过去了几个小时,蔡畅接到医院电话,说李富春突然病情恶化……

  蔡畅赶紧赶往医院。一路上,蔡畅还在往好里想,觉得李富春一向都很皮实也很乐观,一定会挺过这一关的。等蔡畅赶到医院,她察觉不对头,主治大夫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候她了,迎上前紧紧握着蔡畅的手,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从大门到电梯门前,短短10多步路,有几个负责治疗的大夫都默默过来和她握手。她开始有点预感,这一道难关李富春怕是过不去了……

  二楼电梯门开,她一眼看见邓小平在电梯门前等候着她。邓小平握住蔡畅的手,沉重地说:“大姐,节哀顺变!

  “小平,富春他这么啦?”

  “大姐,医生尽了最大的努力,富春在今天的凌晨10分离开了我们……”

  蔡畅吃惊望着邓小平,手里的纱巾滑落在鲜艳的地毯上。她飞快地冲进病房,只见李富春直挺挺地睡在病床上,身上覆盖着白色的单子。对面的书桌上还堆了一摞四届人大的材料和文件,其中一份文件还打开着……

  蔡畅跑到李富春病床前,泪水哗地涌出眼窝……“富春,富春,我来迟了,我来迟了。”

  秘书这时告诉蔡畅,中央领导人很快要来医院和李富春遗体告别,医生还要布置一下病房。蔡畅走到病床前,弯腰在李富春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,一颗泪珠滴落在他的脸上,蔡畅用手掌轻轻地拭去……

  秘书说的中央领导人便是周恩来。

  周恩来与李富春蔡畅夫妇1921年在法国就相知相识了。

  那时在法国信仰共产主义的中国学生逐步形成了两个中心 一个是在法国南部,以蔡和森、向警予、李维汉、李富春、蔡畅、王若飞等人为核心的团体,有140多人参加,另一个在法国中部,以周恩来、赵世炎、邓小平、李立三、刘伯坚等人为核心,也有100多人。

  两个革命中心的负责人不久取得了的联系,周恩来认识了蔡和森的家人,同时也认识了李富春。大概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,初次见面并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场面,也没有留下终身难忘的印象,如风雨旅人在自己行走的道路上不断遇见同路者,有匆匆而过者,有中途退出者,也有目标一致,并肩而行到最后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志同道合者。

  周恩来与李富春便是这样的志同道合者。他们从在法国结识,同行了50多年,直到生命的终结。

  1925年,他们从法国回到国内,一起参加了北伐战争,一起在上海白区工作,后又一起抵达苏区,一起反围剿,一起长征。因李富春出身在长沙一个商人家庭,一直从事我党的计划经济工作,特别是解放战争时期,他在东北卓有成效的经济计划工作,不仅有力保障三大战役的后勤供应,而且还有力支援了抗美援朝战争。为此,他被中央视为中国经济计划工作的奠基人之一。

  bded1094f4644a7c89b77619c2370706

  1953年,李富春和陈云作为周恩来的助手前去苏联,制定了中国第一个国民经济五年计划书。 从这以后,李富春和陈云担任国务院副总理,主管财经工作,协助周恩来领导经济工作,成为周恩来得力的助手。

  周恩来与李富春不仅是革命战友也是工作上的“正副手”,而他们的夫人邓颖超与蔡畅也是亲如姐妹的革命战友和“正副手”。蔡畅自从1942年担任中央妇委书记以来,一直是中国妇女界最高领导人。邓颖超在解放后担任全国妇联副主席,成为蔡畅的助手。

  解放初期,两家住进中南海,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,生活中相互关心,工作中相互配合。李富春跟随周恩来一道主持经济工作会议、外出视察工农业生产情况。邓颖超却伴蔡畅参加各种社会活动,共同关心中国妇女事业,配合非常默契。在中南海里,像这样各有正副职务、互为助手的家庭并不多,堪称中南海里的模范夫妇,是老一辈领导人中为数不多度过金婚纪念日的终身伴侣。

  他们们不仅是坚定不移的革命者,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也传为佳话,表达感情的方式也很独特。

  周恩来和邓颖超在谈恋爱时,一个在中国,一个在法国,俩人通过两地书确定了爱情关系。结婚以后他们依然喜爱这样的方式表达思念和爱意,周恩来经常出国访问,他无论工作多么繁忙,都要想法抽一点时间写信给国内的邓颖超,而牵挂丈夫的邓颖超也放飞鸿雁,以信抒情。而在法国结婚的李富春和蔡畅也保持了法国拥抱接吻的习惯,在公开场合,他们也是落落大方地表达爱意。

  文革岁月的重压与超负荷的工作让周恩来换上膀胱癌,不久,被疏散到外地,政治上蒙冤的李富春查出了肺癌,他们连生病都相同啊。

  de1e7093efc945b9a8d2de9846426dc0

  没有想到,比周恩来年纪小的“春弟”却走在了“恩兄”的前头。无疑,李富春去世对周恩来是一个打击,他不仅失去一个工作助手,也失去了一个情同手足的兄弟,少了一个能说心里话的“铁杆”战友。特别是文革以后,他们都进入艰难的岁月,能说说心里话的人不多,对于周恩来来说,李富春算是一个能说心里的人。他曾经就跟李富春说过“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”的含义深刻的肺腑之言。

  当周恩来拖着瘦弱的病体走下汽车,蔡畅没有想到重病在身的周恩来突然来了,既是感动又是心痛,连忙搀扶住总理,双手紧握老战友瘦骨嶙峋的手,有些埋怨:你看,你怎么还是来了?

  周恩来悲伤地说:我不能不来啊,我和春弟相识了半个多世纪,……我们几乎没有分开过……大姐,你说我怎能不来!不来,我的心不安啊!

  蔡畅的眼泪又涌了出来,她怎能忘记她们夫妇和周恩来夫妇50多年的交往与深情啊?

  此时的周恩来体重只有七八十斤,极其虚弱,走到楼上休息了一会对蔡畅说,走,我去见见富春……蔡畅见周恩来起身很困难,便上前去扶他,从不让任何人搀扶的周恩来,却将一只膀臂微微抬起,让蔡畅挽着,他们就这样挽着,一同走到李富春遗体前。

  周恩来在李富春遗体前缓缓鞠了三躬,他凝视着安祥沉睡的富春……无比心痛,哽咽地说:“春弟啊,你比我小,得病也比我晚……可你怎么这么性急呢?要在我前头到马克思那里报到!……党和国家还有好多工作需要你做啊……富春同志,安息吧……”

  周恩来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感情。蔡畅在旁边也强忍眼泪,她不想让重病在身的恩兄过于伤心。

  一寸丹心图报国,两行清泪为思亲。此时此刻,同在法兰西海岸分享年轻时光和美好记忆的革命战友,内心那份痛楚可想而知了。

  周恩来坐进车里,他突然摇下车窗,探出头,目光异常凝重,对蔡畅一字一顿说:“节哀顺变,时间会说明一切的。好好保重,这很重要!”

  蔡畅含泪点头“恩来,你也要多保重啊,这也很重要!”

  邓小平和蔡畅一同目送周恩来的汽车远离视线。蔡畅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,转身背着大家,用手绢擦泪。邓小平从身后轻轻说,大姐,总理刚才不是让你多保重吗,大哥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,战斗的一生,别人不了解他,我们还不了解他?俗话说,真金不怕烈火练,富春大哥是真金,历史老人是烈火。你说是不是?

  d0f478cdbdde43b7b588a544eaf4d70e

  蔡畅从革命战友那里得到了信心和力量,猛然转过身定睛望着邓小平,抿了抿嘴唇,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沉着和坚定。“我没有事,不要担心!

  李富春追悼会定在1975年1月15日(一年后的这一天,周恩来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)在北京医院召开,一代开国元勋、曾经担任过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去世前已内定为副委员长、长期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富春,追悼会规模十分简单而冷落。蔡畅此时内心倍感压抑,她坚持不让其他亲属参加追悼会,由她独自为生前蒙受不白之冤却忍辱负重,直到临终都没有说半句怨言的丈夫送行。

  大家都以为周恩来身患重病,能到医院和李富春遗体告别已经很不易了,追悼会肯定不会来了。哪知周恩来和邓颖超一起出现在追悼会现场,蔡畅心情一下开朗许多,他们最亲近最信任的老战友周恩来前来送行,李富春九泉下一定会安息了。

  当年在法国为李富春蔡畅征婚的邓小平,这时却面对战友的骨灰盒,他沉痛,他哀伤,他落泪,用喑哑的川音为李富春致悼词。半个世纪前是为生者贺喜,半个世纪后是为亡人盖棺,这一生一死,浓缩了人生荣辱兴衰,也见证了革命者的忠诚岁月。

  【免责声明】文章来源为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!特别说明,本站分享的文章不属于商业类别宣传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